【教育侏罗纪・精神健康】你为何话这纯属少年烦恼 _Q绿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私网包赢
当前位置:主页 > Q绿生活 >【教育侏罗纪・精神健康】你为何话这纯属少年烦恼 >

【教育侏罗纪・精神健康】你为何话这纯属少年烦恼

2020-06-13 03:59| 发布者: Q绿生活| 查看: 643| 评论: 881

【教育侏罗纪・精神健康】你为何话这纯属少年烦恼

我在伦敦修读英语文学硕士课程时,刚好遇上2016年3月的香港学生「自杀潮」,常常在网上读到年轻人自杀的新闻,以及网民对学生的批判。现在「你们」这些学生怎幺像草莓一般脆弱、毫无抗压能力呢,以前社会物质条件更差「我们」也没有自杀,他们说。世界上那幺多人连接受教育的机会都没有,「你们」还不知足,哪有资格抱怨读书压力太大,他们说。「你们」连去死的勇气都有了,怎幺就没有勇气在面对困难时保持正向思维、积极面对、愉快学习呢,他们说。「你们」怎幺想自杀那幺自私,不考虑「你们」父母、师长、朋友、同学的心情呢,他们说。网上也有许多人试着反驳这些人对学生的批评,但当每篇网上新闻底下总有这类指责,身在外地的我便开始担心在港的朋友们。


情绪病也可选修



我身边一直都有受精神健康困扰的人:在公开考试期间因厌食症住院的少女,自小就有自杀倾向的高能力亚氏保加症患者,因恋爱问题情绪失控才确诊人格障碍的朋友……到升读大学后,和我最亲近的同学们几乎一半都有各种程度的情绪病,有的抑郁至无法下床、进食、完成功课,有的焦虑得经过特定车站必定会呕吐大作。我知道他/她们愿意向我坦白他/她们的病情,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对我相当的信任:当社会仍持续责备和污名化受情绪困扰的人及自杀的学生,却没有足够的机会让大众耐心理解情绪病到底是甚幺或不是甚幺,这些朋友们每一次对人坦白,都可能是使自己遭到批判的危机。


我相当后悔在本科主修心理学时因各种原因没有选修异常心理学(abnormal psychology),但渴求知识的人总会找到学习的机会。在国王学院(King’sCollege London)修读硕士课程期间,我额外选修了一门叫”A Beautiful Mind: Artand Science in Mental Illness”的跨学科精神健康通识课,历时一个学期、每週一课,全校学生和职员都可以报名。每一课都请来自英国不同院校的学者主讲,以艺术、哲学、历史、科学等角度认识精神健康议题:有哪些艺术作品描绘了精神病患的经历?英国十八至十九世纪的精神医学概念有多可怕呢?近年对人格障碍的科研怎样推翻了以往的诊断标準?课程不点名、不计学分,只要求学生探索精神健康与不同学术範围的关连,并把个人反思和批判分析纪录在期末作业里,就能获得修业证书。


这门课的期末作业形式非常自由,可以写报告、研究论文、小说、诗、生命书写(life writing),也可以提交绘画、雕塑、摄影、舞蹈、数码媒体等创作(配合一千字以内的创作历程笔记)。为了这份作业,我一度想製作一个绿色的头颅,以各种质地的素材标出焦虑的人脑里装着哪些虚张声势的执念。考虑到留学结束后要把一个头颅雕塑运回香港的困难,我就决定改用毋需考虑物理条件的小说文本作创作素材。我的期末作业是一篇名为「Inconvenient」的英文小说,以第一人称书写在英国修读法律的女生因学业压力而陷入抑郁和饮食失调的故事(我从未试过如此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她说)。她非常害怕自己的状况会为旁人带来不便(我选择了最保守最安全的学科、以免为日渐年老的父母担心,我定期打好流感针以免要请病假影响同学和同事们,连我肩膀脱臼时都不必爱人来照顾,她说),也不知道该怎样向爱人及自己承认自己是个不完美的人(因为精神健康问题而使旁人不便的人总会像罪犯一样被关进治疗机构里以便修正他们引起旁人不便的行为,我们必须讨论并嘲笑引起不便的人直到他们学会怎样在方便而有用的社会里当个方便而有用的人,她说)。聪明的人不是应该有能力控制自己的身体、心灵和命运的吗,她说。我可以相信爱人仍会爱这个不再方便的我吗,她说。



体制笼牢人人困局



这个故事启发自题为”Taking care: Academia and MentalHealth”的一课,讲者患有双相情感障碍(Bipolar Disorder,又称躁狂抑郁症)和强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她在课上分享自己作为情绪病患者在高等教育界的体验、她任教的伦敦大学金匠学院(Goldsmiths,University of London)如何支援有情绪困扰的学生等,并列出一些英国大学生常常会面对的压力来源:由中学生变成生活大小决定都得自己面对的大学生,通常代表年轻人要第一次离开亲友和熟悉的社区、搬到大学所在的陌生城市(世界上那幺多人连接受教育的机会都没有,批评的人说)。大学较有弹性的时间表和生活方式不再每天把学生集体困在课室,由此容易引发孤独感(「你们」还不知足,哪有资格抱怨读书压力太大,他们说)。在竞争激烈的大学里,除了来自师长和同辈的学业压力外,也常有学生对自己的过份要求和不合理的质疑,像是我身边每个优秀的人都有过的imposter syndrome(「你们」连去死的勇气都有了,怎幺就没有勇气在面对困难时保持正向思维、积极面对、愉快学习呢,他们说);当众多学生都得为了读大学而负上沉重学债,债务压力也会迫使学生加紧要求自己成绩优秀,还未计算父母和亲友加诸学生身上的种种期望呢(「你们」怎幺想自杀那幺自私,不考虑「你们」父母、师长、朋友、同学的心情呢,他们说)。


讲者说在大学体制里,她曾因为自己的脑袋并不一定依她意愿行事而遇过顺境和逆境(I have both struggled and soaredthrough the university system with a brain that doesn’t always do what I wantit to)。学业成绩好的人绝非对情绪和精神困扰免疫,当一名学者因精神健康问题而无法正常思考、工作,就像舞者扭伤脚踝,或是小提琴手折断手指,就算勉强也无法使唤脑袋和身体产出学术成果,甚至照顾自己起居和作息。我的小说其中一个要点便是书写这样的无力感(我的身体背叛了我,我的尊严如船长一般站在坏掉的船舵后面,看着不执行指令、不动如山的船员非常震惊,小说的主角说)。因为情绪困扰而失去往日的思维和执行能力是非常可怕的事,对未经历过这种困境的人来说也许难以想像。如果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听情绪病患者和专业人士亲身分享、直接了解情绪病是怎幺一回事,就让艺术、故事和比喻向读者说明这些只存在于患者体内的感受吧。也愿在现实里受情绪困扰的人们,都能像我的小说女主角一样从别人(真实或改编)的情绪病经验里找到勇气,向亲友、师长、医护人员、社工、辅导员、电话热线等求助,并找到不妄下判断、愿意体谅和聆听的人协助面对困境。


图文热点

申博太阳城_申博私网包赢|互联网资讯推广|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手机版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7737